疫情下的佛山制造轉型之路

2020-03-06 09:50

面對人手“卡脖子”問題,不少佛山企業才意識到自動化的重要性。


 一組數據顯示,2月22日用電量約0.9億千瓦時,較2月10日增長約五成;2月22日用電負荷約455萬千瓦,較2月10日增長約36%。這說明了佛山這一臺“機器”,正逐漸從新冠肺炎疫情中恢復過來。

 新冠肺炎疫情一度給佛山制造復工復產帶來困難。防疫防控物資緊缺、人員隔離,是尚未完全信息化、自動化的佛山制造盡快復工復產的部分原因。

 有企業為了抓緊人手開工,從外地高薪聘請務工人員返工;有企業則“人不能被尿憋死”,購入一條全新自動化生產線;有企業則注意到了抗擊疫情的技術創新,開拓市場藍海。

 疫情當前,佛山制造業正煥發出源自發達民營經濟的生命力。

 樣本1

 裝配式建筑的風頭

 2018年,佛山裝配式建筑正式走入大眾視野中,同年首批裝配式建筑示范項目順利過審,得以享受本地推廣裝配式建筑的相關扶持政策。2019年,《佛山市裝配式建筑專項規劃(2018—2025年)》正式出臺。規劃中提及,建筑產業化具備極大的效率、成本、環境效益,發展裝配式建筑有利于節約資源能源,提升勞動生產效率。

 《規劃》還提出在2020年底前,裝配式建筑占新建建筑面積比例達到20%以上,其中政府投資工程裝配式建筑面積占比達到50%以上;到2025年年底前,裝配式建筑占新建建筑面積比例達到35%以上,其中政府投資工程裝配式建筑面積占比達到70%以上。

 相比傳統建造模式,裝配式建筑機械化程度高,生產作業時間可以縮短25%以上,用工數量減少30%。《規劃》以及相應扶持政策的出臺,對在佛山從事裝配式建筑行業的企業而言是實打實的紅利,只是他們沒想到風頭來得如此之快。

 位于佛山市高明區的廣東睿住優卡科技有限公司,過年期間幾乎沒停過。營銷總監李長虹在江蘇老家接到了咨詢的電話,在電話中,對方自我介紹是某地“小湯山”醫院的總包單位,希望企業能夠分包提供箱體單元中的整裝衛浴配套。李長虹知道疫情,就多問了一句,工期時間是?對方答曰:5天。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全國各地紛紛建起了“小湯山”醫院,“小湯山”醫院事實上應用的就是裝配式建筑。“小湯山”醫院一名源自北京于2003年抗擊“非典”時,在北京以北35公里以外的小湯山鎮,僅用7天7夜168小時,就建成了一所建筑面積為2.5萬平方米、擁有1000張床位的集中收治醫院。

 陸續接到有關各地“小湯山”醫院建設的訂單,李長虹介紹,已緊急協調上下游供應鏈廠家復工提供物料保證,同時企業還將各地的“小湯山”醫院納入重點項目,加急生產、嚴格品控、優先調集、盡快發貨、緊急安裝、整裝衛浴自動化生產線啟動一級生產狀態,為疫情發生地的臨建箱房模塊化醫院項目全力做好支援保障工作。

 李長虹認為,裝配式建筑的風頭要來了。“這次的‘小湯山’醫院,充分向社會展示了裝配式建筑的優勢。未來會有越來越多人投入到這一行業,裝配式建筑在社會上也會有更多的應用。”李長虹說。


 樣本2

 被逼出的自動化之路

 市級非遺項目佛山紅模鑄造工藝傳承人龐耀勇,最近咬牙又購置了一條自動化的生產線。“算上之前的自動化生產線,現在廠里各式機器人加起來,能代替以往65%的人手。這讓我嘗到了甜頭,以后我還計劃逐漸增加機器人,直到機器人能支撐我80%的人手產能。”龐耀勇說。

 過完年,龐耀勇的工廠開始籌措復工,他在佛山以紅模鑄造工藝古法,成立了佛山市住味寶廚具貿易有限公司。“復工開始,只有50%的人手到崗。因為人手不足,產品生產的各個環節沒辦法圓滿地銜接。”龐耀勇介紹,企業員工主要來自于四川、河南以及云南等地,受疫情影響,外地進入佛山的返工人員,需要進行起碼14天的隔離。

 “人不能被尿憋死。此路不通,就要想其他辦法把問題解決。”龐耀勇找上門去,找到了一家做自動化生產設備的供應商,經過溝通,當場拍板采購。

 龐耀勇的企業主要生產鑄鐵鍋具,為非標準件產品。新采購的生產線上,從每一道工序的銜接、裝夾的過程、切削的參數等逐一因應企業實際生產情況調整……可以說,龐耀勇的企業的自動化之路,正是佛山體量龐大的中小企業尤其是制造業的自動化轉型的一個縮影。

 龐耀勇總結為長遠眼光以及耐性。“我新采購的這一條生產線,花了我300萬元,需要40-50天的時間定制生產,到場安裝上線以后,僅需要2個工人就能熟練操作。”龐耀勇認為,前期的高額投入是不少同行望而卻步的原因之一。他也曾因此遭受過來自同行甚至家人的非議。

 “有朋友知道我花了那么多錢去做自動化生產線,或多或少都有點質疑:你花那么多錢,要什么時候才能回本?值得嗎?就算是我的家人,也有過類似的看法。但根據我自己的實際經驗來說,自動化確實是必經之路。”龐耀勇說。

 龐耀勇工廠里原有一條自動化生產線,配備10臺機器人,需要3個人就能完成生產操作。一天下來3班倒,9個人就能夠干過去60個人的工作量。若加上即將上線的生產線,龐耀勇評估工廠的自動化水平,“起碼能代替65%的人手。”

 龐耀勇觀察認為,新冠肺炎疫情導致的人手“卡脖子”的問題,會讓不少企業意識到自動化的重要性,轉而倒逼企業積極轉型。


 樣本3

 紫外線消毒的藍海 

 若說人手不足和企業復工之間的矛盾,倒逼企業進行轉型升級,體現了佛山企業在生產制造上的靈活性,那么在市場供需關系之間,精準開拓產品市場藍海,則體現出了佛山制造的市場敏銳度。

 佛山柯維光電股份有限公司以生產、銷售紫外光源、紫外消毒凈化產品等為主營業務。在今年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過程中,人們開始注意到有關紫外消毒的技術產品,企業的訂單量以“暴增”形容不為過。

 企業負責人何志明介紹,公司的一款紫外消毒燈具,去年全年總訂貨量不過1萬支。今年2月份,某企業主動找上門,下了10萬支的訂單。“這折射出大家對紫外消毒的重視程度。我們也在積極應對市場需求,轉變經營策略。”何志明說。

 企業開發的一款便攜的臭氧、紫外殺菌設備,能夠有效消殺一定空間內的病菌。何志明介紹,在疫情期間口罩緊缺的時候,這一款設備獲得了市場上的青睞。

 “這一款產品的原理,就是利用紫外線激發氧氣產生臭氧,氧氣我們知道具備很強的氧化能力、滲透能力,能有效消殺多種病菌。對比市面上含氯的消殺產品,臭氧的消殺效率是前者的600~3000倍。”何志明介紹,這一款產品廣泛用于口罩的消殺。

 “現在市面上口罩依然相對緊缺,我們普通老百姓主要用的還是一次性醫護口罩。我們知道一次性醫護口罩的過濾功能,主要由中間的熔噴布實現。熔噴布不能洗,這也是它之所以用完即棄的原因之一。而利用我們的臭氧消殺技術,在密封的口袋里把口罩放進去,在盡可能保護熔噴布的同時,又能達到消毒的效果。”何志明說。

 除了臭氧消殺設備,企業最近還給湖北捐贈了一批空氣消毒機,產品具備過濾、消毒空氣的功能。何志明分析認為,市面上大多數空氣凈化器主要以“吸附”達到凈化空氣的效果,病毒并未消殺,而且清洗濾網的過程中有二次污染的隱患。

 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國內多個公共場所關閉,且呼吁公眾佩戴口罩,目的就是隔絕飛沫在空氣中傳播的可能性。何志明透露,目前公司已經接到了不少訂單,要求生產此款空氣消毒機。“這次新冠肺炎疫情,對防空防疫的技術、設備提出了新要求,對企業而言,何曾不是一次機遇?”何志明說。

掃碼添加微信

隨時查看朋友圈花絮樣片

光影飛凡文化傳播·民族品牌的推動者

www.lingoint.com


佛山光影飛凡影視制作,品牌形象片,企業宣傳片,產品短視頻,電視廣告TVC,動畫制作,微電影,全景720°,活動策劃,現場直播,佛山影視公司,順德影視公司,視頻拍攝





男人喜欢站着被口还是躺着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网址链> <网址链> <网址链> <网址链> <网址链> <网址链>